没想好名字的东西……

2010-11-27 21:34

=A= 人名和标题都最麻烦了。说起来我是打算同时开几个坑啊……
少女根本搞不清现在的状况。

不仅是大脑无法理解,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都无法理解。

其实我只是在做梦而已。
自己的身体实际上还在温暖的被子里躺着,只是意识穿越到了这个让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局面中。

……还真是真实的梦境。
梦的场景竟然就是自己每天走过的上学路——那条从自己独居的公寓到最近的地铁站所必经的狭窄又无聊的小路。
少女在心中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是梦的话,那就更加虚幻一点嘛。
例如掉进不可思议的国度遇见会说话的兔子并且进行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冒险,或者穿越到中世纪的法国被山一般多的美男子包围并发生一场如梦似幻的浪漫爱情故事,再或者自己变成拯救世界的英雄和外星来的怪兽发生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哪怕只是梦到自己在运动会上拿了短跑冠军或者在演讲比赛得了第一名也比现在这个梦境好得多。

但是渐渐失去温度的指尖让少女清晰的认识到,这并不是梦。
——这是最糟糕的现实。



这天少女本是如往常一样,穿过那条被两旁的公寓建筑夹在中间的直达地下铁的狭窄通道。
由于自己是一个人独居,所以选择了附近便宜的公寓住下。
对于一个单身女孩来讲,十叠榻榻米大小的屋子显然有些宽敞过头了,但是这个少女——八相琉璃却毫不犹豫的租下了这个房间。
房间坐北朝南,日照相当充足,窗口望出去的景色也十分赏心悦目。但是由于距离车站很远,所以价格还算可以接受。
一个人住如此奢侈的出租屋,所付出的代价就是每天早晨要花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穿过那条被两旁的建筑遮挡着,几乎永远也照不到阳光的狭窄小路。
今天也一如往常,琉璃从公寓玄关出来,习惯性的踏进了那条就算是阳光明媚的清晨也一样阴森的上学路——仿佛是异世界的入口,也似乎是时间隧道一般的小路。
大概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熬夜复习的缘故,少女的脸上满是倦色。
——早晨可是有个重要的考试,如果不快点的话……
这么想着,琉璃加快了脚下的进程。

今天是星期三,回收可燃垃圾的日子。
密封的塑胶袋并不会发出腐臭味,但是本身就狭窄的小路却由于垃圾的堆放变得更加狭窄了。
琉璃无暇顾及这些,她一边闪躲路旁的垃圾一边前进,视线却无意识锁定在了前方一个膨胀到异常的垃圾堆上。
这一代是住宅用地,附近都是居民楼。就算有便利店之类的也只是稀少的几家,生活上虽然谈不上充实但也并没有感到不便,但是——
究竟是收集了多久的垃圾才会有如此夸张的数量!
琉璃看着那堆膨胀到有着无法忽视的存在感的垃圾堆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眉,只是单纯感觉诧异而已,并没有想过将自己的意识停留在那些垃圾上。
但是下一秒琉璃却不得不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那堆膨胀物上了。
——并不是身不由己,而是客观的外力迫使自己无法不注意它。
因为从那堆垃圾中突然冲出了一个人。
或者说似乎是等着琉璃将视线投放在他身上之后特地冲出来的。
凭印象来看的话,大概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
——之所以是凭印象,是因为这个人将自己包裹的太过严密,甚至连性别都无法辨认。
深色的长袖工作服,同色系的棉裤和靴子,头上戴着一顶墨绿色毛线帽,口鼻上则遮着便利店里随便就能买到的纯白色口罩。
连手上都套着与现在的天气充满违和感的工程作业用白手套。
怪人瞪圆了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盯着已经惊得连尖叫都忘记了的琉璃大喊。
“你看到我的样子了吧!你一定看到我的样子了吧!你一定看到身为昨天新闻里播报的银行劫匪的我的样子了吧!”
一阵沉默。
一个人独居的琉璃为了缴每月的房租,屋子里甚至连电视都没有配备,就算想要关注新闻也没有渠道和媒介。再者,由于马上要进行升学试验,最近学校里每天考试接连不断,她又怎么可能去顾及什么与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的银行劫匪。
遇到这种突如其来且毫无条理的事件,琉璃甚至懒得辩解,但是想到现在二话不说拔腿就走的话,男人很可能认为自己真的被看到了长相而加害于她。
于是琉璃决定为自己稍微辩护一下。
“我并没……”
“你一定看到了!你一定是因为看到了所以想骗我说没看到!不管你接下来说什么你都一定是看到了!”
根本讲不通啊……
琉璃决定不再理他。
但是抬起脚决定继续前进的一瞬间,琉璃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个突发事件。
身体因外力作用猛地向前震动,肉被撕裂的疼痛触感从自己的小腹电流般蔓延到全身。
转过身,琉璃看到男人手中漆黑的枪口沉默的冒着硝烟。
“就算你看到了现在也没办法举报我了!我知道你想去举报我的!现在你没办法举报了!哈哈哈,活该!”
男人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将枪收进怀里飞一般的跑走了,剩下琉璃一个人无声息的倒在冰冷的柏油路面上。
红色的暖流以琉璃为中心蔓延开来,在自己身下集成水滩。而自己身上的温度却仿佛全部蒸发了,明明是8月的早晨,却有如12月的夜晚一般寒冷。
少女睁大眼睛望着被公寓楼切割成一条直线的天空——天空干净的连一片云都没有,连飞鸟都不曾经过。
如果人的平均寿命是八十岁的话,自己连四分之一还没有活到,就这么草草结束了吗。
竟然还是以这么莫名其妙的方式结束。
如果命运如此,那么挣扎也没用了。少女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她只是再次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认命般的打算磕上眼睑。
——在互相吸引的两片肌肉即将密合的刹那,琉璃的耳畔传来了脚步声。
意识虽然在渐渐剥离,但是听觉是不会欺骗自己的大脑的。
少女仿佛感到还存有一线生机,求助般的动了动手指。
脚步声在自己的身边停下了。
只是停下了而已。

“还活着吗。”
与方才劫匪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不同,传入耳中的是一个还未到变声期的少年一般的声音。
好听,且无机质的声音。
“灵魂还没完全流出呢,这样没办法收割啊。”
又是让人无法理解的句子。
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各种奇怪的事件偏偏只选择降临在今天,只选择降临在自己身上!
少女度过了16年的光阴,明明连300円都没有中过,现在却仿佛一下子中了头奖。
——最坏运气的头奖。
“喂。”
耳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已经没救了,快把灵魂排出体外吧,我想早点结束任务回去。”
根本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少女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爆发了。
“……我说。”
用所剩余的力气,琉璃用肺部勉强挤出了几个单词。
“看到这种情况,一般人的想法是,先,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吧……”
“一般人是这样呢。”
声音在跟她对话。
“那么……你……还不赶快…………”
“我说了一般人是这样的。”
声音继续说道。
“但是对我来说,如果你继续这样苟延残喘的话,我会觉得很困扰呢。
……这算什么。
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丝活下去的机会,所抓住的稻草确是这样冷酷无情的家伙。
少女无法在心中描绘声音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样明显的表示自己决定见死不救的家伙,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殡仪馆?恋尸癖?
还是说是……刚才那个人的同伙?
好像可以阅读少女的思想一样,声音再次响起。
“我没有什么变态的癖好,也跟刚才那个人类没有关系。”
声音停顿了一下。
“我只是来收割神的名单上所罗列灵魂的农夫罢了。”
——————————————!?
少女的人生度过了仅仅16年,终于在结束的一刻了解到了死神的真实存在。



灵魂完全脱离了肉体剥离出来,少女无言的看着面前自己的肉身。
身上仍然穿着毫无个性的制服,头上也是扎着最普通的马尾。只有小腹处与众不同的染成了红色——被自己身体所流出的液体染成了红色。
最为异常的是少女的脸上竟然没有表现出本该表现的遗憾或是惊讶,只是一片淡漠一切的安详。
安详到不像是16岁猝死少女该有的表情。

“哎哎,还真是可怜啊。”
琉璃看着自己说道。
“哪有人说自己可怜的。”
仍然是那个无机质的声音,现在行动恢复自由了的琉璃,终于得以窥视声音主人的外貌。
那是一张与声音相符的稚气未脱的年轻的脸。
闪着银光的短发随意的贴在头皮上,发梢在耳根处微微卷起。眼球的颜色是人类不该拥有的赤红,有如被精细打磨过的宝石一般的红色瞳孔镶嵌在造型完美的眼眶里,散发着异样的美感。
少年身着的并不是电影里或者小说中所描述的死神本该穿着的黑色长袍,而是一件白色大褂,洁净到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装衬得少年的皮肤越发白皙,整个人精致的不似人间之物。
——少年确实不是人间之物。
如果只看外表和衣着的话,少年或许会被误认为是神身边的天使。
但与此相违的是,面前站着的少年既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

——他是人们最不想遇见的,宣告死亡的神的农夫。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琉璃自虐般的问道。
“要带我去参加末日审判么?”
“那是什么。”
听到琉璃口中冒出的单词,身为死神的少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人类死后,不是都要通过末日审判决定自己是要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吗?”
身为神的农夫竟然连末日审判都不知道,琉璃用比少年更加疑惑的眼神望着他。
“嗯……虽然我不知道你对于死后的世界有什么奇怪的认知,但是传说中的天国或者地狱其实都是不存在的。那些只不过是人类自己幻想的产物罢了。”
“你说……不存在?”
一直以来的观念被一刹那否定了,如果是狂热的宗教信徒的话,大概会勃然大怒吧。但是少女现在只想赶快搞清状况以及确认自己将何去何从。
“那你又是从哪来的?你说的神又是什么?我会被你带到哪去?死后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
面对少女一连串的问题,死神的少年仍然用着官方般的口吻毫无感情的回答道。
“神是死后世界的绝对管理者,无论生前是贵族还是平民,是国王还是奴隶,到了那边任何人都要无差别的听从他的命令。”
“还真是独裁呢……”
“神所遵从的是绝对的善,因为是绝对的善所以也并没有惹过什么大麻烦。”讲到这里,死神的少年脸上不易察觉的露出了一丝难色,“而我们死神则都是由他直接管辖,领到神统一发配的名单之后,按照名单上所罗列的顺序将名字主人的灵魂带回去,你的名字恰好排在最后,所以只要把你带回去我的任务就全部结束了。”
“结束了……之后呢?”
拿到新的名单继续来人类的世界收割其他人的灵魂,亦或是自己也被回收?
意识里不记得死神也有投胎转世这么一说。
所以[全部结束]究竟意味着……
“啊,之后嘛,之后大概是带薪休假吧。”
幻灭感。
一瞬间琉璃忘记了自己现在只是个不受重力束缚的灵魂,险些身体倾斜摔倒在地上。
“嗯……因为最近神觉得生活有点太过闲得无聊,所以就一直在造新的死神,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了很多出来,男女老幼什么形态的都有,因为太有趣所以一下子把持不住数量以至于做得过多了,但又不能就这么直接丢掉,因为这一代的神是个心思细腻到泛滥的家伙,所有有生命的生物他都不舍得消灭,所以只能这么放着了。拖了这个的福,人手一下子充裕到溢出的程度,今年的工作很快就做完了。所以有半年的带薪假期,我是不是该考虑去国外度假之类的,之前明明一直都没时间去,现在却突然多了这么多闲暇时间,看来我可以在乡下呆到发腻再回来了……”
说着说着,少年开始自说自话的计划起自己的假期。
“啊,顺便,你到了那边不需要担心自己生活会变得不方便。亡者都有着统一的宿舍,分配给我们的名单前面写有编号,你只要按照自己姓名前面的编号就可以找到自己的房间。因为是分配的宿舍所以大概不会很舒适,但是不要紧,入住一个月之后向亡者管理局提出申请就可以搬到市内的公寓,同时还可以向管理局申请住房补贴和医疗健康保险,以及生活基本资金,福利社也有很多食物可以提供。到那边起初一个月可能生活会很拘谨,但是之后可以申请打工或者长期在职。而且也有为像你们一样早夭的亡者所设立的学校,所以就算到了那边的世界,你也有条件可以继续读完高中的课程,当然也可以申请大学入试……”
明明刚开始给人一种惜字如金的印象,少年现在却一直滔滔不绝。说完了自己的假期计划马上又开始向亡者少女介绍起那边世界的生活。
而琉璃现在只觉得眼前的情况变得越发的莫名其妙,她感到自己的脑浆容量已经不再够接受这些接壤而来的异常点了。
医疗保险?住房补贴?
天国不该是一个没有病痛,没有饥寒的梦幻一般的世界吗。

明明是个像平常一般普通的早晨,上学的路上却遭到了银行劫匪的袭击而丢了性命。自称死神的少年来接自己到那个既不是天国也不是地狱而是有如现实社会一样莫名其妙的死后世界。本该统治着全人类的神是个因为觉得无聊就随便制造生命的奇怪家伙,而死神的工作全部结束之后所迎来的则是像普通公务员一般的带薪休假……
真的已经够了。
“总之呢,如果遇到了什么情况你也可以找负责自己的死神商谈,也就是我。我的手机号码是……”
“你等一下!”
琉璃有些粗鲁的打断了少年的话。
“你……该不会是什么‘大爆笑’节目的主持人吧。”
“啊?”
“其实这是一种什么新的科学技术或者是催眠术使我看上去似乎是灵魂出窍,然后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在暗中拍下我的丑态……是这样的吧?”琉璃独自编织着一些想要逃避现实的话语。“其实我根本没有死,刚才那个人也不是银行劫匪只是你们的工作人员之一对不对!”
“我明白你不想面对现实的心情。”死神的少年叹了一口气,“为了验证下你现在是不是真的灵魂,试着把自己的脑袋取下来看看好了。”
“要……要怎么做?”
“在脑中想着自己身首异处的样子,然后抓住自己的头向上拔。”
琉璃看了看少年,半信半疑的讲双手放在头的两侧。
轻轻用力。

无声无息的,琉璃只觉得自己的视线突然抬高了。因为灵魂没有重量,所以琉璃并不能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取下了什么东西,她就这么把手放在了与自己胸部垂直的位置。
——原本与死神少年头部平行的视线,现在移动到了他的胸前。
琉璃终于“啊——”的尖叫了出来,无意识的松开了双手。
失去支撑的视线猛地下坠,落在了自己脚边。

死神少年似乎有些得意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然后弯下身子将琉璃的头颅捡了起来,抱在怀里。
“现在信了吗?”
“我,我信了,所以请把头还给我。”
略带哭腔的声音在死神少年怀里响起。看着眼前脖颈上空空如也的自己的身体在地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着头颅,就好像在寻找掉落的隐形眼镜一样,琉璃虽然仍然感到莫名,但是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了。
自己变成灵魂的事实。
自己被杀的事实。
自己已死的事实。

“明白了吧,明白了的话,就跟我走吧。”
“……嗯,哦。”
了解到现状的琉璃眼神空洞的跟在死神少年身后,甚至没有再向自己曾生活过得世界投下眷恋的目光。



死后世界,B-31区划,第8亡者宿舍。
“你的房间在这里,这个是钥匙。我的手机号码写钥匙包里的纸条上了,因为我是你的负责人所以有什么事情找我就好了……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找我。”
手里被塞了一个小包。当琉璃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带到了死后的世界。
自己是怎么被带过来的,死后世界的具体方位在哪里,因为当时所收到的冲击太大使得大脑一片空白,所以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只记得思维清醒了之后,就已经在自己被分配到的房间里了。
“宿舍是统一管理的,具体事项你去问管理员就好了。那么就这样,剩下的你自便吧。”
死神少年不自觉的露出了类似“终于丢下包袱了”的表情。心里明明开心得不得了,但还是如同想要保持一贯形象一般用冰冷的语气对琉璃说道。
“啊……你等一下……”
只是这样草率的解释一下就打算结束工作了吗?琉璃在心中无法认同。
至少……至少带我逛逛这个所谓的死后世界吧!

“小加吉,你这样不太好吧?”
突然,第三者的声音在死神少年身后响起。
很温柔的声音。
但是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琉璃注意到少年的脸色似乎变得很慌张。
“希……希尔达……”
“每次你都是这样呢,把亡者带来之后就擅自不管了,不要随便增加我们的工作量啊。”语气仍然很温柔,但是其中却好像包含了什么冷冰冰的东西似的。
“而且啊,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亡者,肯定比较希望自己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带自己游览下这个世界吧。”
话音落下后,死神少年的身后走出了一个人。
一个年纪看上去20岁上下的女子。
长长的栗色头发微卷,随意的垂在胸前。身上穿着一套和头发同一色系的连衣裙,虽然为了不弄脏衣服而在外面套上了白色的围裙,却感觉十分搭配。女子脸上的表情带着温暖的笑意,长长的睫毛下镶着温柔的水蓝色瞳孔,嘴唇也翘成了好看的弧度,整体给人一种“邻家大姐姐”的感觉。
从手中握着的扫把看来,大概她就是宿舍管理员吧。
琉璃向她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啊拉,这个就是今天新来的亡者吗?很可爱的小姐呢。”希尔达也向琉璃笑了笑,然后转向了加吉的方向。“把这么可爱的小姐丢在这里不管,你以后会变得不受欢迎的哦。”
“我……我受不受欢迎又关你什么事!而,而且,她哪里可爱了!”
与刚才冷漠的语气完全不同,死神少年情绪激动的反驳着希尔达的话。也许是琉璃的错觉,总觉得加吉的脸从耳根处开始变红了。
“总……总之,我现在要去申请国外度假!如果再不去的话旅行社会下班的!她,她的事情随便你处理吧!”
“随便我处理吗……”
栗色头发的美人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吐出了一个让加吉当场崩溃的句子。
“那就让她和你一起去度假吧!”
[待续]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eldard.blog126.fc2blog.us/tb.php/22-57cb485b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