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的乱写。

2010-11-26 02:09

乱写的……
有关巴米尔的过去?
“去了解掉他的性命。”
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这么命令道。
声音的主人身旁站着一个瑟瑟发抖的,正拿着一把与自己外貌格格不入的长柄柴刀的少年。
少年的手抖得很厉害,似乎纤细的双臂无法承受那把柴刀的重量。
“但是,但是……”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身着深蓝色军服,双手背在身后的声音主人,正用冰冷的眼神望着双手被反绑,眼睛上蒙着黑布,嘴上贴着胶带,已经放弃了挣扎的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堆肉块的生物。然后扬了扬下巴,示意少年去做他刚才所指示的行动。
“……可是……”
“放心吧,这家伙和你一样,都是死不了的怪物。”军服男人感到有些不耐烦的锁起了眉头,“就算你把他砍成肉泥,他也会继续爬起来的,所以赶快去吧,实际操作一下我教给你的技巧。”
所谓的技巧,只不过是杀人的方法罢了。
——并不是什么要如何更精准更快速的结束目标的痛苦,而是一些要如何延长目标死亡时间的非人道手段。
身体不断颤抖的少年被教授了这些。而现在,是一堂为了让他适应实际操作而进行的演练。
听到“死不了的怪物”这个单词,少年的身体似乎猛地震动了一下,但是同时也感到了一丝放心。他用双手握着柴刀,慢慢地走向目标物。
走到柴刀所能及范围内,少年回头望了一下军服男人,男人则催促一般的点了点头。
然后,少年将柴刀举过头顶。
——血花飞溅。

赤红色的鲜血如打翻的颜料一般飞舞在空中,溅在少年的脸上和头发上,将他身着的白衣和一头闪亮的金发染成了耀眼的红。
当少年回过神来放下柴刀,眼前的生物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真正的无生命的肉块。
少年望着肉块,喘息着,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额角冒出了冷汗,少年瞪大眼睛望着面前的一片猩红,急促的喘息声伴着来自身后的掌声,以及柴刀落在地上发出的金属的碰撞声在房间中空洞的回响。
“哈哈哈哈——终于干了呢,首领家的小少爷终于也会杀人了呢。真是遗憾,说他是不死的怪物什么的是骗你的,这世界上不死的怪物啊,确确实实只有你一个人哦!”

男人说了什么根本没有听进去,少年只是紧紧盯着眼前那耀眼的颜色,他觉得自己的视力正在渐渐衰退,妖冶的红正在褪色,慢慢的褪变成吞噬一切的纯白,意识也在慢慢剥离……

然后,已经长大成人的少年醒了过来,眼前的正是纯白色的天花板。

是梦啊。
长大的少年——巴米尔•艾尔修伯特在心中轻轻叹息。
还真是糟糕的梦呢,竟然梦见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巴米尔刚打算起身,却突然察觉到了来自外界的重量——身旁人的手正不偏不斜的压在自己胸口上。
难怪会做噩梦。
躺在自己身边的克里夫•斯特莱尔睡的正熟,嘴巴和鼻子还偶尔动一动,大概在做什么好梦吧。
巴米尔再次轻叹了一下,然后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小心的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移开。

巴米尔来到洗手间,捧起冰冷的水淋在自己脸上,然后望着镜中的自己。
金色闪亮的长发从头顶一直垂到肩胛骨下方,皮肤白皙的如同最纯正的奶油,玻璃一般光滑透亮的蓝灰色眼球镶在造型完美的眼眶里,睫毛和汗毛都是金色的。虽然这个形容十分老套,但镜中映出的影像简直如同教堂里的天使壁画一般圣洁完美。
但他的双手却是鲜红的。
并不是真正的红色,只是自从那天起巴米尔的双手究竟沾染了多少鲜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还记得听到军服男人说“说他是不死者是骗你的。”的时候,自己发狂一般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肉块和鲜血想要将它们重新填补到被自己所杀之人的身体里,似乎觉得只要这样做这个人就可以再次活过来。
但是自己无论怎样做都无济于事,这个人已经从一个生物变成了一具尸体,使他进行这种物理变化的人,正是自己。
第一次所杀之人只不过是在附近抓来的无户籍的流浪汉,但是以自己的手将一个活生生的存在变成一具冰冷的尸骸这件事,虽然自己的生活环境周边并没有什么正经人,但是与生俱来的罪恶感仍然让当时还是少年的他感到了战栗。

我杀了人。
杀了人。
用这双手。
这双手杀了人。
我的手。
我。
杀了。
人。

当时的少年所能做的事情只有趴在血泊中一边道歉一边哭喊,伴着身后传来的嘲讽话语。
“真是没想到,那个杀人如同捏死蚂蚁一般的首领的孩子竟然是这么感情丰富的家伙,这么下去这个组织可是不能放心交给你的哦。不过也罢,毕竟你是首领强行和自己长子所爱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大概性格上被扭曲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讥笑声。
恸哭声。

皮靴有节奏的踢踏声。
眼泪落在血摊上溅起的水花声。
扭打声。
少年被摔在地上的骨头断裂声。
布料被撕裂的刺啦声。
铁片接触地面的金属声。
重物抡起并下落所带起的风声。
然后,

惨叫声。

各种各样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空洞的房间里,如同嘈杂的音乐会一般。

在之后,当各种声音都消失,再次回归寂静时,只剩下了单调的呜咽声。
过了一阵,呜咽声也消失了。

一切都安静了,房间里连风声都没有剩下。
——但是留在地上的尸体,却多了一具。


当回想结束,巴米尔发现自己面前的台子上已经积起了小水滩。
冷汗顺着裸露的手臂滑落,掌心里粘粘的。

不想回想起的往事,却随着自己的梦苏醒了。

那之后的自己,似乎觉悟了什么似的,竟然可以毫无感情的杀人。
好像面前的人类只是一个无机生物一样,如同杀死虫子或者细菌一样毫不留情的抹杀。
——被杀死的男人目的以一种扭曲的方式达到了。

【……也许可能待续】


留言

  1. xiaobao | URL | c.SH8Rq6

    充分跟你扯 http://www.ieboots.com/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eldard.blog126.fc2blog.us/tb.php/19-ce12ea59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