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序章1. Hunting DOG and Root (3)

2010-10-25 01:57

——————————————————————————
这不过是漫无边际的生涯中一段小小的插曲,并不能使得ZERO有一丝动摇,此后他仍然装作旅行者的样子,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流中找寻着下一个目标。这样的日子他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收集的灵魂却仍不到一半。
嘴里抱怨着安德鲁要求太高,符合他要求的人又太少,但自己其实已经习惯上了这种生活,况且,这两只恶魔还算待他不薄,时常可以让自己和妹妹见面——经过无数年,无数个世纪,久到连他们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不知不觉中恶魔与这对兄妹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今天也一如往常。港都黛雷克希的观海露天咖啡厅里,四个人齐聚一堂。
ZERO还是老样子,长款体恤衬衣外套着一件无袖夹克衫,配上一条墨绿色卡其质裤子,眼睛上戴着一个现在的年代已经几乎无法见到的大护目镜,正如他所扮演的“旅行者”一般。爱丽丝没有了表现自己恶魔身份的一切特征,她仍然身着记忆中的白色长裙,头上戴了顶大大的遮阳帽,和四周的白房子相互映衬,简直就像油画般美丽。雷纳德则收起来自己的羚羊角和黑翼,穿着长款咖啡色西装外套,乍一看就好像哪里的富家子弟或者商业精英。安德鲁伪装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商人。虽说这样的组合显得有些怪异,但在这种波澜不惊的小都城也并不是过分惹眼。
“啊,帕特利西亚小弟,令妹还真是聪慧异常呢。昨天雷纳德刚刚教授的曲子,她今天就能很顺利的弹奏下来,一个音节也没有出错,这个小姐可真是厉害啊!”
“嗯嗯……小爱丽丝真是不简单呢,昨天她烤给我的奶酪蛋糕,那个甜味简直恰到好处,比一流蛋糕师傅烤出来的还要好吃,简直让人意犹未尽。”
“说道奶酪蛋糕,上周恰巧你不在的那天,爱丽丝小姐心血来潮学了松饼的烹饪手法,试做品光是香味就让人垂涎三尺,口感和味道更是没的说,简直就是料理天才啊,爱丽丝小姐。”
“什么?小爱丽丝下次务必也要让我尝尝看!”
每逢这种场合,两个恶魔必定会在正题开始之前夸耀爱丽丝是多么多么的优秀,多么多么的聪颖可人,就像在夸耀自己的女儿一般。而爱丽丝只是报以微笑静静地点头回应着。
ZERO板着脸看着面前这其乐融融的景象,不知何时爱丽丝竟和这些怪物相处得如此融洽。即便他向妹妹投去疑惑眼神,后者也只是看着他微笑着一言不发。
ZERO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究竟在我四处奔波收集灵魂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就好像亲密的家人一般?我是局外人吗?彻头彻尾的局外人吗?我只是个送报小工?快递员?还是夜市路边的小商贩?
内心浮现出一股焦躁。看着和睦交谈的三人,ZERO不情愿的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一个袋子扔给那个已经将话题转移到爱丽丝上个月家庭音乐会中的四足动物。
等等……家庭音乐会?
ZERO已经懒得多想了。
“这是最近收集的灵魂,你拿去吧。”
安德鲁以与自己外貌极不相符的敏捷身手接过它,然后打开袋子取出里面的两个试管。
“为什么要用试管?”动物奇怪的问,“我给你的水晶瓶子不好么?”
“当然是为了方便携带。”ZERO撇了撇嘴,他可不想背着一个比石板还沉的水晶瓶子到处乱跑,这些恶魔一个个都缺乏生活常识。
安德鲁一边说着这样也罢,一边不满的抱怨ZERO不懂得情调。然后打开扣在试管上的木塞,凑近鼻子闻了闻。
“一股酸霉味,你究竟怎么选择的猎物!”
看着安德鲁一副想要呕吐出来的样子,ZERO不禁幸灾乐祸的笑了笑,然后又马上收起笑容将脸拉了下来。
“我真是搞不懂你们的标准!”他愤愤地说道,“你告诉我要找‘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就像帮助世界做清洁一般。我都是按照你所说的去选择的啊,你究竟还有什么牢骚。”
“真是蠢蛋!你总是找一些没有任何能耐的普通人来敷衍我们!这样你永远也别想换回你妹妹!”安德鲁看着爱丽丝的方向,活动起满脸的赘肉挤出了一个奸险的笑容,“别忘了,我们手里可是有一个很沉重的筹码,你可要安分守己好好工作哦。”
看着恶魔的表情,不知为何ZERO心中窜起了一股无名业火。筹码,如果不是当初他们欺骗爱丽丝让她在那份契约上面签名……如果当初不是这样,他们往后的生活又会怎样?ZERO稍微冷静下来,设想着如果当时恶魔没有出现,自己的未来会怎样,自己妹妹的未来又会怎样。当然他自己是不可能有什么未来的,因为那时他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而爱丽丝自从来到山脚别墅就从未踏出过半步,当时在一片尸骸之中只有她一人存活着,久久得不到自己和妹妹死亡的消息,国王必然还会不断地派杀手前来,那时候爱丽丝会被怎么对待……他不敢细想下去。
恶魔感觉到男孩许久没有出声,翘起嘴角悄悄地窥视他的反应,然而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力量从座位上抓了起来。
“安德鲁,陪我去吹吹海风。”
ZERO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音符,并没有理会身边女服务员以及妹妹错愕的目光,硬拉着一个看上去体积是自己两倍的膘肥大汉出了咖啡厅。
“哥哥和安德鲁感情真好呢。”
他听见爱丽丝在自己身后用无比开心的语气说道。

“安德鲁你……”强行把安德鲁拉到了阴暗的街角处,确定已经远离了爱丽丝的视线,ZERO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将他按在墙壁上。
“怎么,这么点事情就让你恼羞成怒嘛?你修行还不够呢,帕特里西亚小弟。”此时的安德鲁已经变回了四足动物的形态,他不慌不忙的捋着自己的胡须,似乎在轻视对面的人。
“姑且不谈你们骗爱丽丝作人质的事情,但是之前的那对兄妹……你指名我去杀的那个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你一开始就知道的对不对?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有个妹妹!”
“哎呀哎呀,你是说这个又霉又臭的灵魂是不是?那个只不过是我一时兴起罢了,就当是为你们人类做件好事吧,这种人放着不管肯定会变成大麻烦的对吧。”安德鲁慢条斯理的将ZERO的手推开,然后整理了一下被他抓得乱七八糟的领结。“还有,就算你猜对了吧。我要提醒你别忘了自己还有个妹妹在我们手里,就算激励以下让你更加努力工作吧。”
“你这恶魔……”
“你说得没错啊,我本来就是个恶魔。”丝毫不理会愤怒的ZERO,安德鲁仍然若无其事的笑着。
“你这混蛋……”感到头脑里突然有什么东西崩掉了,ZERO挥着拳头向恶魔揍了过去,却扑了个空。
“啊,对了。你的联络人刚才寄了封信给我。”
安德鲁用夸张的动作和表情表现出他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伸手从外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封皱皱巴巴的信件递给ZERO。
“那个跟你们简直同出一辙的变态家伙。”听到联络人三个字,ZERO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拆开了信件“这次又是什么任务。”
“似乎是某个边远城镇出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件?就当是休假,去找他吧。”
这算什么休假,不过是另一个工作的开始罢了。ZERO在心中默念,却没有说出来。
“他让我转告你希望你能在太阳沉入海平面之前到达,而且,这次的事件说不定还能一箭双雕呢。”
“一箭双雕?”
“关于这个嘛,你见了他就知道了。
安德鲁故意卖关子,然后一边捋着自己的胡须一边随手划开了一个时空门。“说起来,今晚爱丽丝说要做奶油焗饭,大概已经和雷纳德回家了,我最好也赶快回去,啊,真是期待啊。”本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原来恶魔也会有这般幸福的表情。
“别羡慕哦,放心吧,我会告诉你餐后感的。”伴着这样挑衅意味满满的一句,安德鲁的身影消失在了时空门的另一边。“加油哦,帕特里西亚小弟。”
“说什么‘加油吧。’,我才没兴趣听你的餐后感。”丢出的石子碰上冰冷的墙壁反弹了回来,ZERO却放心的笑了。
还好,爱丽丝过的似乎很幸福。

收起信件,ZERO摸了摸自己快饿扁的肚子。
就算是不死者也是要吃饭的,一般猎犬的生活总还是要过。
他叹了口气,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并利用恶魔的能力让身体浮在了空中。在确信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飞出了云层,并锁定了信件上城市的坐标。
如猎隼一般,ZERO的身体消失在了天际。
【ZERO 序章1.Root and Hunting DOG 完结】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eldard.blog126.fc2blog.us/tb.php/16-d82f60a4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