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序章1. Hunting DOG and Root(2)

2010-10-22 01:42

接昨天的
——————————————

但是很可惜,帕特利希亚他错了。
恰恰相反的,那两个身影是一直注视着这场厮杀的——恶魔。
那两个恶魔从士兵闯入之前就一直在那里看着这惨剧的发生,然而现在才刚现身。
“真是的。”他们中的那个高个子无比遗憾的说,“这里明明死了那么多人,却连一个有价值的灵魂都没有。那边那个被捅成肉泥的家伙,本以为他的灵魂能有点用处,没想到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小混混。”
高个子的恶魔披着一头浅褐色的长发,头上长着一对怪异的羚羊角。身穿一件咖啡色长袍,领口的部分镶缀着许多绒毛。他看上去仪表堂堂,长得也很俊美,却身背一柄大的夸张的镰刀,让人看了之后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
他眯着一双水蓝色的眼睛望着惨剧后的景象,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人间也不过如此么,人间偶尔也会变成我们家乡的样子。”恶魔一脸陶醉的表情,“真美啊,美得让我想将这里带回去,装饰在地狱里。”
“雷纳德,你的品位很有问题。”身材矮小的那个不屑一顾的看着他,他的嗓音又尖又细,外形也并不是人类,看上去更像个动物,一个行为举止都与人类相似的双足站立的动物。动物头上戴着一顶高高地礼帽,礼貌上面扎着一个白色的蝴蝶结,身上穿着一件舞会上经常能见到的燕尾服,手里拿着一柄绅士一般的拐杖,看上去就像个旧时代的贵族一般。它头顶两侧生长着两个又圆又大的耳朵,周身则覆盖着动物一般的绒毛。上肢结构与人类无异,且身材相当肥大,高高隆起的啤酒肚让人更加容易忽略他那细小的前爪和宽阔的后腿。这个家伙看上去简直就像个天竺鼠。但是在他背上却长有一对蝙蝠一般的翅膀,并且拖着一条如同石像鬼一般黑色细长的尾巴——这是恶魔的标志。“这幅景象哪里美丽了,这种程度的绝望还不足以成为我们的食粮。”
“哦?那你的食粮是什么?希望么?别把自己当成圣者。”雷纳德嘲笑他,但他并不想因此跟对方产生无谓的争执,于是他唤出动物的名字,并且凑近他轻声说,“安德鲁,你看到他刚才战斗的样子了么?”
“当然。”安德鲁轻笑,这个表情带动了他脸上的胡须和缀肉的颤动,显得十分滑稽。“那个样子简直就像魔鬼,那么疯狂,那么残忍,血花乱溅中他的简直就是个绝美的舞者。”然后他停顿了一下,伸出细小的前抓捋着自己的胡须,“就这么直接把他的灵魂带走有些太没趣了……干脆,咱们来做个游戏,怎么样?”
“哈,安德鲁,我知道你要干什么。”雷纳德没有看他,而是紧盯着地面上躺着的男孩溅满鲜血的脸,“所谓希望,其实也不是个坏东西。我们的任务就是给予某些人希望……然后摧毁它们,将它们变成无尽的绝望!”
“那才是我们最美味的食物!”
接着他们一齐大笑起来,并且解开了自己的隐身状态,落到了哭泣着的爱丽丝面前。

“什么人!”他们的脚步声虽然轻,但踏在满地的鲜血上难免还是会发出细小的声响。爱丽丝察觉到了响动,从帕特利西亚的尸身上抬起头来。虽然心中十分害怕,但她却没有逃,只是将身子猛地向后一缩,将怀中哥哥的身体抱得更紧。
是的,方才仍勇猛战斗着的帕特利西亚,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骸。
“我美丽的小姐,泪水并不适合您的容颜。”雷纳德为了不让她产生戒心,将背上的镰刀放下然后走上前去,单膝跪在地上并且牵起爱丽丝的右手,在上面落下了一个冰凉的吻。“究竟是什么让您如此伤痛?为了换回您灿烂的笑容,有什么我们可以效劳的么?”
“比如说……”而安德鲁却完全不顾这一切,他大腹便便一摇一摆来到爱丽丝面前,一边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胡须一边说道,“比如说救活你的哥哥?”随后,这个动物向爱丽丝眨了眨眼。
“真的吗?”听到这句话,爱丽丝本已绝望的眼中有一次散发出希望的光芒。虽然他看到安德鲁的样子吓了一跳,但从小就没走出过皇宫和山脚别墅的她跟本不知道,在人类的社会中是不会出现会说话的动物和头上长着羚羊角的人的。“你们真的能,救活我哥哥?”
“当然,”雷纳德握着爱丽丝的手,将它放在自己胸口上,“我以我的灵魂起誓。”然后他扬起嘴角微笑了一下,似乎在嘲笑自己刚刚说的话,以爱丽丝的视角来看却是非常温柔善意的。
看上去温柔善意的恶魔,这世上无处不在。然而从小就被关在金丝鸟笼中的大小姐却完全不知道这点。她的心境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根本不知道“怀疑”是怎样的情绪。
“不过需要你的协助,我亲爱的小姐。”安德鲁走到帕特里西亚的尸体旁边,仔细端详着他,“或许需要你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你愿不愿意呢?”
“我愿意。”爱丽丝将十指紧扣,端在胸前,做出祈祷的姿势。“只要能够让哥哥再次睁开眼睛,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她坚定的说着,开始念起了祷告词。
“快别念了,我的小姐。”恶魔受不了这些他们听上去过于刺耳的句子,“契约已经成立了。”
然后安德鲁挥动着的手杖,在爱丽丝的面前唤出了一张契约书和一支羽毛笔。
“请签字吧。”然后两只恶魔一齐说到。
在那个年代,像爱丽丝这样的淑女是不能被允许读书识字的,她只认识自己的名字,所以根本无法读出在那张契约书上写的是多么恐怖的文字。
为了换回我重要的人,我愿意将灵魂交给魔鬼。
契约书上这样写道。
而她,却毫不知情的在契约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接壤而来的是什么根本毋庸置疑。
在她停笔的一霎那,一阵黑云伴随着闪光从天而降,并将她托起到半空。此时此刻风雨早已停止,天空却仍然如同世界末日般黑暗。爱丽丝惶恐的大声尖叫着,两只恶魔却只是在原地满意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黑色的云雾将爱丽丝包裹起来,并且不停的变幻着形状,发出怪异的闪光。安德鲁在手中玩弄着一个洁白闪亮的球形晶体——那是爱丽丝身为人类时候的灵魂。
不一会,云雾散开了。爱丽丝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的眼睛变得绯红,零乱的金色长发之间突出一对醒目的山羊角。她那染满鲜血的白色裙装背后被撑破,在那里出现的是一对巨大而怪异的黑色翅膀。裙装后臀部伸出了一条黑色的鞭状物体——那是一条恶魔的尾巴。
“契约完成了,我的小姐。”雷纳德走过去,搂住爱丽丝的腰,牵着她的手走向前,“现在的你看上去美极了。”
爱丽丝只是木然的被雷纳德牵着,双眼怔怔的望着前方。。
“那么现在我履行与你的交换条件,让这个家伙复活。”安德鲁伸出他的前爪,在帕特里西亚的身体上开了一个洞,然后将爱丽丝的灵魂放了进去,“这个灵魂只是他的驱动,我还要再送他一份礼物。”
然后他念了一句咒语,在前爪上形成了两个闪着黑色光芒的球,安德鲁把其中一个球和爱丽丝的灵魂一并放进了帕特里西亚体内。
当两个球形物体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帕特里西亚体内发出了一阵强光。在光芒里,他身上的血迹渐渐消失了,伤口也全部消失不见。接下来,他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一幅脱胎换骨的模样。
“好了,完成了。”安德鲁得意的说,并且站远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孩,好像在审视自己的作品。
“恭喜你,少年。”雷纳德牵着爱丽丝走到帕特里西亚面前,“因为这个纯洁女孩的愿望,你复活了。”
“爱丽丝?”就算身体起了重大的变化,帕特里西亚仍然认出了自己的妹妹。“是爱丽丝吗?!”
然而爱丽丝却沉默不语,现在的她只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空壳。
“啊,我差点忘了。”安德鲁用手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拿起另外一个黑色的球,“我忘了给他注入灵魂了。”他将黑色的球体放入爱丽丝口中,霎那间,女孩的眼睛恢复了明亮。
“哥哥?”
“爱丽丝!”
爱丽丝挣脱了搂着自己的雷纳德,冲到自己哥哥面前并且紧紧的拥抱着他。
“爱丽丝,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帕特里西亚说道,“但是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接下来他看到了妹妹身后站着的两个恶魔。“是他们将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哥哥……太好了,你醒过来了……”爱丽丝并没有回答他,“他们救了你,让你再次活了过来。太好了……”
听到妹妹这么说,帕特里西亚似乎全都明白了,他垂下眼睛,伸手抚摸着女孩的金发,他不想让爱丽丝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无法弥补的事情,不想让她的纯洁沾染上一丝瑕疵。
“他们可是……恶魔啊。”
他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哈哈,你说的没错。”安德鲁排着手大笑着走到他们跟前。“你的妹妹已经失去人类的灵魂了,她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你说什么?!”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醒过来吗?因为你妹妹为了救你,情愿和我们订下契约,成为我们的一分子。”安德鲁捋着胡须说道,“其实我们并没有必要守这个信用让你活过来,你要知道恶魔经常都是不守信的。既然她已经在契约书上签上名字了,我大可以将她的灵魂取走然后打道回府。但是我还不急于取走她人类的灵魂,你知道为什么吗?”他贴近了帕特里西亚的鼻子,并且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道,“因为我们还需要你,我们需要你活着,为了我们。”
“为了你们……活着?”帕特利西亚努力去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你体内的灵魂驱动是你妹妹的,有了她的灵魂在你的体内你才能苏醒过来,但是却改变不了你受了重伤的事实,所以我们在你的体内又注入了一个新的灵魂,一个永远不会生病、不会受伤,也不会衰老、不会死亡的究极灵魂……”安德鲁冷笑着,“没错!就是我们恶魔的灵魂!我们赐给了你力量与永生!为了让你成为我们的道具!”
“你!”帕特利西亚惊愕的听着这些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除了惊愕,所剩下的只有无边的愤怒,“你欺骗了爱丽丝,只是想让我为了你们服务?”
“我不否认你的说法,”安德鲁笑道,“但是你别想耍什么滑头哦,因为是我赐给你们两人生命的,所以想要收回去也轻而易举。”
“你这混账……”
“真是可爱的家伙,竟然骂我混账?难道你见过善良的恶魔吗?”安德鲁嘲笑他,“你不想试试恶魔的力量?”
“不,我不想。”帕特利西亚瞪着他,那眼神似乎想要在他胸前开个大洞。
“那可就不好了,我希望你能够灵活的运用他们。”安德鲁假装伤感的摇了摇头,“难道你不想让你和妹妹再次变成人类了?”那个动物又一次万般神秘的说道。
“难道有办法……让我们恢复成原先的模样?”帕特利西亚承认安德鲁的话有一次提起了自己的兴趣,他恨自己一直被恶魔牵着鼻子走,但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和妹妹的生命根本就是被这些家伙玩弄于股掌之中。
“当然,而且你确实会完完整整的活过来,重生为人类,并且和你的妹妹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动物说,然后他又不屑的吐了吐口水,“幸福美满,见他的上帝,真是恶心。”
“只要你杀掉三百个十恶不赦的恶棍,并且将他们的灵魂带给我们。”一直安静在旁边站着的雷纳德继续说道,“想要把被恶魔带走的灵魂换回去,只有这种方法。因为被人抢走了本应得到的灵魂,我们自己也会元气大伤。为了弥补这些伤害,我们需要更加上好的灵魂。”雷纳德挥动他的镰刀,将帕特利西亚用巨大的刀刃环住,并且拉进自己,“当然具体要怎么做才能把灵魂收集起来带给我们,往后会慢慢教给你,只要你别忘了,你的生命和妹妹的生命掌握在我们手中,是我们的,不是你们自己的。而且,恭喜你重生为了一个……”雷纳德低下头,吻了吻帕特利西亚光滑的脸颊,然后微笑着说出那个冰冷的事实,“恶魔的刽子手。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所饲养的猎犬,一直……到永远。”
然后他的手臂猛地一用力,巨大的镰刀感应到主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命令,它舞动起来,并且将帕特利西亚拦腰切成了两半。少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的两个部分就像枯叶般落在了散落着被残杀的家仆以及被他杀掉士兵的尸体上。
“哥哥——!”爱丽丝发狂的尖叫起来,而安德鲁走她到身边安慰她告诉她不用担心。
“别伤心,我尊贵的小姐,”他说,“你看,他的身体会自己复原。”
恶魔说得没错。只见散落在地上的肉块蠕动起来,好像有引力一般寻找着彼此。它们就像活物一般在地上扭动着,带着鲜血的暗红色的肉块在地上爬行,组成一副完整的身躯——那个场面无论谁看了都会感到胃里一阵翻腾。
不到一会工夫,帕特里西亚再次从尸堆中爬起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他问,“我明明被割成两半了?为什么还会生存着?”
“这是我们赐给你的力量之一。”雷纳德说道,此时他的镰刀上虽然仍然满血迹,但血迹的主人却已经在他面前再生完毕了。“无论你受了多重的伤害,都不会将你毁灭,你的身体会自动再生。也就是说,你的生命不会受到任何外界的威胁,你是永生不死的!”

看着一脸茫然的帕特里西亚,两只恶魔似乎很骄傲于这个杰作。他们一起的大笑起来,笑声冲破了厚厚的云层,声音大到甚至那些远在皇宫里的人都能听见。在他们眼里他简直就是个艺术品,一个永远不会毁掉的艺术品,一个永远对自己忠诚的宠物——尽管这并不是他自愿的。
接下来安德鲁轻轻的挥了挥手,三人霎那间便从帕特利西亚面前消失了,然后停留在了半空中。
“那么少年啊,努力去做吧,为了你和你的妹妹。”动物挥动自己的手杖,在空中开了一个黑色的洞,“我们赐予你的能力远远不止这个,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剩下的你就自己去体会吧。记得杀人的时候千万别找那些不值一提的小角色哦,那样的灵魂连当下酒菜都索然无味的。”
然后他又一次放肆的大笑着,并且拉着爱丽丝踏入了那个洞穴。帕特利西亚清楚地看到了爱丽丝最后的微笑和她眼角的泪痕,以及她在心里跟自己说的最后的话语。
哥哥,我等你,然后我们一起活下去。

帕特利西亚眼睁睁的看着恶魔们带着自己心爱的爱丽丝消失在半空中,此时此刻他什么也做不了,甚至没有大声呼唤自己妹妹名字的力气。
“神啊,慈悲的神啊。”他低下头做出祈祷的姿势,“我最终仍然背叛了您,我是否是您所丢弃的那个部分?是否在我身上寄宿着的灵魂是您曾经丢弃到红海的那个部分?”他无力地问,甚至不知道此时此刻该不该提出这样的疑问,“为了我,为了我的妹妹我将灵魂卖给了恶魔,这是无奈的,但是我必须按照他们的话去做。我不想让妹妹的牺牲白费,妹妹的灵魂让我苏醒,我永远与她同在。神啊,相信我此时此刻仍是虔诚的,但是像我们这种小人物的幸福,您真的有心注意吗?如果我真的一直受到您的祝福,那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一滴眼泪从帕特利西亚眼眶中滑落,“我在此向您发誓,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流泪。为了我所爱的人,就算让我变成恶魔也在所不惜。如果我们不能依靠您的力量,那么我将用我自己的力量去开拓未来。”
然后帕特利西亚站了起来,象征性的握紧了身边那柄斩杀士兵时所用的剑。
接下来,他折断了那柄剑——他只是用空手的力量便将那柄用上好钢材打造的宝剑折断了,那曾是他的祖先从国王那里被赐予的传家宝剑。
毋庸置疑,这是恶魔的力量。
“神啊,我慈悲的神啊。我相信我一直都是您的孩子。”他说,“但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虔诚。”

几天后,他安葬好了自己的父母,卖掉了这个山脚别墅——帕特利西亚是个聪明的孩子,总能够有适当的办法掩盖曾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那是恶魔的智慧。然后他离开了这里,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流浪。但他没有去杀自己的仇人,那个刚刚上任的国王。
“虽然我如果想要取他性命简直就像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但那根本没有意义。他是这样说的,“人民的怒火会将他吞没,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
果不其然。在他继位后不到两年的时间,各个地区就举起了“打倒独裁者”的旗帜,自认为正义的公民们推翻了他的王座,将他押上了断头台。
而看到这些,帕特里西亚只是冷笑。然后转身走出那些欢呼的人群,默默地观望着这场永不收尾的闹剧。

接下来,就这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他见过王国的覆灭、恐怖的瘟疫、残酷的战争以及新世纪的来临;他看到马车被奔跑的铁块取代,然后又被会自由飞翔的更大铁块所取代;他看到煤油被柴油所取代,柴油又被天然气所取代,然后又被燃烧空气中所发现的新元素而产生的无限动力所取代;他看到冷兵器从战场上消失而变成普通家庭墙上的装饰品,取而代之的是会飞翔会落下炸药的巨大金属以及会在地面上疯狂肆虐的钢铁战车;他还看到曾经相当稀有的枪械变得更加普及且方便实用,甚至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因为犯罪无时无刻的潜藏着。他见到了很多事,见过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的生离死别,却都对他无关痛痒。他只是专注的做着恶魔所教给自己的任务,猎杀着那些穷凶极恶的大恶人,将他们的灵魂收集起来送到地狱——此时此刻他已经知道了收集起灵魂的方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随着时代的变迁,他曾经所处的时代已经成为了书上所述的历史,被人们盲目的研究挖掘着,并且津津乐道。
那时候他早已经抛弃了自己的过去,包括自己的名字和信仰。他现在的名字只是用一个简短的单词所取代,或者说只是几个字符。
ZERO。他现在的称呼,一个被诅咒的字眼。
他在这些时间里学会了很多,他学会了很多杀人的方法以及掩饰的技巧。他曾尝试过流浪街头,也留连过上流社会。他也早已经收起了从前哀怨或清澈坚定的眼神,而是带着温暖且虚伪的笑容穿行于形形色色的人类之间,寻找着适合自己下手的猎物。

那天,他如同以往一般猎杀着自己盯上的猎物。那是一个强大黑社会的头目——与其说是一个凶恶的人,其实也不过是个仗着人多势众四处欺凌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平民的暴徒罢了。他不明白安德鲁为什么要自己去猎杀这种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毫无激情的人物。
果不其然,ZERO——现在我们将他的称呼改变成ZERO。ZERO很轻松的将他身边的人全部杀光,鲜血流满了一整条街道。然后他用自己阴冷的眸子笑眯眯的盯着那个在地上发抖的男人。
“哎呀哎呀,这下该结束了。”他抬起手臂,用枪指着那个已经失去任何抵抗能力的男人,脸上挂着一如以往甜蜜的微笑。
ZERO的手扣上了扳机,但是他不想立即开枪,他的手指缓慢的蜷曲着,望着面前人那张因恐怖而扭曲的脸,他感到无比喜悦,他默默在心中念着死亡的倒计时。观看那些做恶多端的人们在迎来死亡之前的反应,是他唯一的乐趣。
“哥哥!”就当子弹应立即出膛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清脆而明亮的声音。于是他收起枪,回过头去。
然后他的表情僵在了那里,并立即收回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愤怒和哀伤。
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孩向他跑过来,却又看上去不那么陌生。她穿着洁白的裙装,留着披肩的金色长发。散发着宝石蓝光泽的眼眸的在浓密的睫毛包裹下闪耀着,皮肤光洁而白皙。
她的一切都和爱丽丝那么得相像。
“你想对我哥哥做什么!”女孩勇敢的冲到倒在地上的男人面前,并且像母鸟一样伸开双臂掩护着他。“你这个刽子手!”
“露娅……”男人呼唤着女孩的名字,眼中闪过愧疚的神情。
太阳西斜,ZERO脸上的表情已经因逆光而变得模糊不清。但他没有丝毫的迟疑,又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枪,将它对准了面前的人。
女孩咽了一口唾液,但是眼神却更加坚定了。她甚至更加挺起自己的胸膛,掩护着身后的哥哥。
“露娅!你快闪开!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人类!”
“不!我不要!”那个叫做露娅的女孩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就算面对一个以她柔弱双手根本无法撼动的对手,她却仍然面无惧色。
“女人,你最好赶快闪开,我可不想伤害你。”ZERO用毫无情感波澜的音调说着,这是第一次他没有因杀人而感到欢喜。“你的哥哥已经被写上死神的名单了,如果想要怨恨,就去怨恨他自己的所作所为吧。或者去怨恨那个叫做‘命运’的怪物。”他冷笑道。
“哥哥,他不会伤害我的!你快跑!”女孩仍没有丝毫的畏惧,她仍保护着自己的哥哥,但是他身后的男人却迟疑了。
“露娅……”那个男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哥哥从前并没为你做过什么,也很少陪你……”他似乎在忏悔着,而ZERO眼中却没有任何意思宽慰的神色。
如果他要去宽慰自己的猎物,那么又有谁来宽慰他呢。他只是静静的听那个男人交待自己的临终遗言。
“露娅,只要我活下去,我们就有机会再会!所以露娅……”ZERO似乎知道那个男人想要做什么,果然他想的没错,那个男人将自己的妹妹猛地往ZERO身上一推,然后头也不回得飞快向反方向跑去。“露娅!对不起,但是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一定会跟你会合的!”
“懦夫!”一向冷静的ZERO此时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他接过被推过来的可怜女孩,并且将她轻轻放下。然后瞬间闪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阻挡着他的去路,然后揪起他的领子,将他拉离地面。
“哇!哇——!”男人掏出随身携带的防身匕首,胡乱的刺着。而ZERO一把就拧断了他的手臂!
“竟然丢下保护自己的妹妹不管……你还算是人吗!”ZERO恶狠狠的说道,然后在左手做出了一个魔法阵。“我不止是想要收集你的灵魂,简直想让你粉身碎骨!”
“不不不……不要——!”在他惊恐的叫声仍未结束之前,男人就已经是一个空荡荡的驱壳了。ZERO用他最大的力量将这个驱壳扔到了地上,一下摔断了他所有的骨头——当然,只有恶魔的力量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哥哥!”ZERO看到那个女孩向自己奔过来。确切的是,奔向自己面前的这具尸骸。
可怜的女孩伏在死尸身上哭着,然后抬起头来质问他:“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我需要他死。”ZERO静静的说道。
“难道你没有心么?杀人会给你带来快乐么?他虽平时不是一个好哥哥,但是他仍然对我很温柔……他是我唯一的哥哥啊!你为什么要杀他!”
“哥哥?哥哥会抛下自己的妹妹独自逃跑吗?你竟然叫这种人做哥哥!你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ZERO忍无可忍了,他冲着女孩大叫起来。“他怎么配做你哥哥!”
“恶魔!你把他还给我!”ZERO的声音一点也没有传入这个女孩的耳中,她完全沉浸在自己失去亲人的悲伤之中,并且抓起路边的石子丢向ZERO。
ZERO没有闪躲,任凭石子打在自己的身上。虽然他不会受伤死去,但却仍然能感觉到疼痛。
但是此时此刻,与他心中的疼痛比起来,他肉体上的伤害根本算不了什么。他仿佛看到了从前,自己变成那个躺在地上的死尸,而爱丽丝伏在自己身上大声哭泣着,面前站着心怀鬼胎的恶魔。
他突然对面前的女孩心生怜悯,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大把纸钞,然后丢在女孩面前。
“拿去安葬好你哥哥,然后自己开始新的生活吧。”
ZERO转过身离开了这对兄妹,并且感觉到那个女孩将那把钞票丢在了自己身上,大声地咒骂着,谁要这些恶魔的恩赏,这只能让我出卖自己的灵魂。
出卖自己的灵魂么,他自己就是这样活下来的。为了救自己,妹妹被恶魔蒙骗出卖了她的灵魂,然后自己又为了救回妹妹再次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他突然觉得很可笑,很讽刺,随后他停下脚步,回头盯着那个伏在兄长尸体上抽泣不止的可怜女孩。
“你愿意为了救回自己的哥哥向恶魔出卖灵魂么?”脱口话的瞬间,ZERO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女孩愣了几秒,然后憎恶的看着他。
“谁会听从恶魔的蛊惑!”
这就是她的答案。ZERO笑了,他好像从前那两只恶魔一样嚣张疯狂的大笑着,然后用一种无比悲哀的眼神望着她。
“很好的答案。”他说。然后他利用恶魔的力量生出翅膀并且飞了起来——他会飞,但是他并不喜欢这样。然而现在他却在人前展示了那双漆黑如夜的双翼,似乎在告知对方自己是恶魔的同伙一般。他飞离了那对兄妹,飞离了这个城市,他漫无目的的在天空中飞翔着,直到筋疲力尽。
“很好的答案。”夜色中,他像失去住处的野猫一样坐在树上,回想着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待续】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eldard.blog126.fc2blog.us/tb.php/12-d60e585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