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序章1.Hunting DOG and Root(1)

2010-10-21 03:20

=A= 大概三年前写的东西了,不要笑哦。
= = 顺便,他还保持在一个坑未填完的状态!XD
再顺便,这只是序章的一部分……
——————————————————————
ZERO

序章1.Root and Hunting DOG
在这片现在不知道被称为什么的大陆的上空,一个男人的私人小型反重力空中汽车正在疯狂并无规则的驾驶着。他好像在害怕些什么,脸上汗如雨下,放大的瞳孔中充满了惊恐,嘴巴一张一合的急促呼吸着,上下打颤的牙齿中间吐出几个并不接壤的词语,似乎是在念着祷告词。
他急速的在云间穿梭,就好像正在被追赶的猎物。但是在他的身后并没有看到追逐他的猎犬的影子。
因为那只猎犬在他前方。
“我早就说过,你逃不掉的。”“猎犬”略带俏皮的说道,“被我盯上的猎物是绝对不会逃脱的。”
“怪……怪物!”男人在机舱里大叫到,喷出来的口水溅到了汽车的前窗上。
“你看看你。”“猎犬”戏耍般的摇了摇头,“你的母亲或者那些严厉的老仕女没有教导过你先把嘴角抹干净再开口说话么。”他笑道,“把唾液溅到别人脸上可是很不礼貌的,会让你这辈子都名声扫地。”
男人听不到他说话。当然听不到。他们现在在百米高空之上,虽说没有风,但是对方的声音并不洪亮,况且还隔着厚重的玻璃。他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从表情上来看,对方确实是在嘲笑自己无疑。但是这个惊恐的男人根本顾不了这么多,他猛地一踩油门,想要把[猎犬]撞飞出去。
可是[猎犬]只是抬起一只脚便阻止了这野蛮的冲撞。
“你看看你。”他如方才一般嘲弄着这个男人,“随随便便就想把别人撞飞是不对的,你母亲没有这么教导过你么?”
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在自言自语,但却仍然很快乐的嘲弄他。他简直是以看见别人惶恐为乐!是的,他确实很快乐,他喜欢别人惧怕他。他希望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
“还有,”[猎犬]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上,“我不是什么怪物,我也不是猎犬,我只是只发了狂的疯狗,因为我丢掉了重要的东西,所以发狂了,所以要撕烂所有的猎物把那个重要的东西换回来。”
接着,他靠近空中汽车的玻璃窗,仔细端详着车里男人恐惧绝望的脸。
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仔细的欣赏着对方脸上的每一道细节,每一条肌肉的走向,他们规则且凌乱的扭曲着,好像在歌唱死亡的颂歌一般。
接着“猎犬”抬起左手,将它放在玻璃上,然后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当他再次打开眼睑的时候,面前的玻璃已经粉碎了。并不是被重物冲击后的裂痕或弹洞,而是粉碎了,或者说是分解了,因为它们连残骸都没剩下。
“你……别……别过来——!你要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别……别杀我——!”
“真是老套,”[猎犬]轻蔑的挖了挖耳朵,“你知不知道这种话我听了多少遍,”他把手抚上了对方人的领带,并且揪起他,强迫他跟自己面对面,“每个被我杀掉的人都说过这句话,听得太多了,以至于我的耳朵都要起糨子了,我的医药费可是很昂贵的,就算你倾家荡产了也付不起!”这时[猎犬]已经没有了方才轻浮的态度,他恶狠狠的将这个惊恐的男人摔回座位。
“啊,你是勒梅尔矿山的老板,为了财富不惜草菅人命。在你的领地上以及领地周边所有劳动力都被你抓去了,为你卖命到死还一毛钱都拿不到,你则是拿着从他们身上揩来的油水花天酒地,活得有滋有味么。”他伸出左手的食指抚弄着对方的脸,在上面按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深坑,后者则是被吓得哇哇大叫,唯恐自己也像那面玻璃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猎犬]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恐惧,继续往下说道,“所有你的竞争对手都被你暗自除掉了,甚至一直衷心在你左右的家臣你都会怀疑,并且暗中算计他们。接着你就开始以杀人为乐,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构成你夺取他人性命的理由。”
[猎犬]停顿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并且在右手上聚集起了一团橙红色的光。
“真没想到你也会向人求饶啊,想必你今天说的那些话平时你自己也听过不少吧。不过如果当时你听了那些被你杀掉的人的求饶声,就不会有这种下场了。”
橙红色的光退去,在他右手上形成了一个魔法阵。
“真是可惜,钱财诱惑不了我,”他将魔法阵举过头顶,“但是麻烦你把灵魂给我吧,就当是以前那些被你杀掉的人带给你的诅咒,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猎犬”猛地将魔法阵推到他面前,这个可怜的男人甚至连闪躲的时间也没有。
魔法阵一下子吸到男人的额头上,然后他一阵痉挛,嘴角开始泛起白沫。
“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是他这罪恶的一生中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灵魂变成了一股白烟,轻轻的落在了[猎犬]手中的试管里。
“没想到像你这种十恶不赦的恶棍,遗言竟然是一句这么充满求知欲的话。”“猎犬”将手中的试管塞上木塞,放进腰间的口袋中。
“我是什么人呢……”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然后按下包上的按钮。“这个问题其实也困扰我自己很久了。”在他按下的瞬间,小包变成了一个小型氢气球,瞬间已经膨胀饱满。虽然不大,但足够带着他飞离这里。
然后他取出了一枚定时炸弹,将它设定为20秒后爆炸,丢进了搁着尸体的驾驶舱中。
接下来他猛地踢了飞机一脚,借着反作用力离开这个交通工具。
“我是正义的使者哟。”他继续说,并且等待着炸弹爆炸带来的冲击波帮助他飞得更远,虽说这样可能会伤到自己,但他就是喜欢刺激。
“也或许是……”炸弹爆炸了,冲击力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身上的斗篷也跟着呼拉作响。
“恶魔的化身。”他看着那个自己制造的残骸,表情复杂的吐出了最后半句话。
【待续】


留言

    发表留言

    (留言:編集・删除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eldard.blog126.fc2blog.us/tb.php/11-ab5cd638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